东欧草原上的浪子——哥萨克

东欧草原上的浪子——哥萨克
2020年03月13日 10:19 新浪体育

  提起哥萨克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那戴着羊毛帽,披着黑斗篷,策马飞奔,高举马刀,狂呼乌拉,奔驰在辽阔草原上的骑兵形象。拿破仑曾说过:“给我两万哥萨克,我能征服世界!”那么,这样一支草原劲旅是从何而来?他们又是怎样成为拿破仑心目中最好的骑兵呢?

  哥萨克主要是寻求自由的农奴,主要是信仰东正教的农民,这些成功地逃到大草原上的农民和聚集在顿河下游,形成了一些小群体。在战斗中,他们逐渐认识到加强团结的必要性,逐渐结成了自治村社和军事组织,他们被称为“哥萨克”, 意为“无拘无束的自由人”。到19世纪时,哥萨克已经发展出11个族群,其中顿河军区是最大的哥萨克军区,占地约165,000万平方公里。

  早期艰苦的条件造就了哥萨克晓勇善战、尚武好斗、质朴豪爽、热爱自由平等等特性。哥萨克的最高权力机构是“全民大会”,它象征着哥萨克的团结和平等。长期的军事生活造就了哥萨克社会强烈的荣誉感和高度的凝聚力,也培养了哥萨克骑兵对马的特殊感情,促成了哥萨克在宗教信仰上的偏执,并最终造就了喜欢冒险、尚武好斗、热爱自由平等的哥萨克,但也促成了哥萨克爱慕虚荣、蔑视一切、自恃优越的特性。

  作为东欧骁勇善战的马背民族,哥萨克骑兵在欧洲战场上享誉非凡。随着俄罗斯帝国的扩张,哥萨克日益服从于俄国的统治。到19世纪为止,哥萨克被完全纳入俄罗斯帝国统治之下,成为俄国的非正规军。日复一日的军事生活使哥萨克的生活非常单调,战斗、流浪、冒险和征服胜于一切。战斗之后,他们就饮酒、唱歌、跳舞,之后又是战斗、饮酒和歌舞。这使得哥萨克不论得到了多少战利品,他都会很容易地把它们用来喝酒。在喝酒时,哥萨克有一样东西不可以丢掉,那就是他的马刀。他能喝得没了军服,但决不能喝得没了马刀。如果一个哥萨克丢了他的马刀,他会受到死刑的严惩。

  战斗是哥萨克家庭的传统。对于哥萨克而言,生活就是战斗,战斗就是生活。有时,战斗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且战斗本身就是目的,是职业和乐趣,是游戏和冒险。年轻的哥萨克知道他的父亲战斗过,他的祖父战斗过,他的所有男性祖先都战斗过。他知道他的儿子要战斗,当国家卷入战争时,他的所有男性后代都要战斗。哥萨克家庭的英雄是那些在战斗中获得过荣誉的男人,每个家庭都知道自己祖先的记录。这样,哥萨克家庭的荣誉感得以不断强化。哥萨克家庭的战斗传统是他的主要优势。富有经验的哥萨克父亲把哥萨克骑马和战斗的技巧教给他的儿子。儿子则以他父亲的成就为荣。当战争到来时,祖父(如果他也很健康)会和儿子、孙子共同骑马上战场。

  马在哥萨克的生活中十分重要。哥萨克十分喜欢马,并且认为没有马的哥萨克不是哥萨克。他们对马的关心常常胜于对自己的关心。作为骑兵,哥萨克以拥有一匹好马而感到自豪。当男孩长到可以照顾雄驹时,他的哥萨克生涯就开始了。一匹马自出生后,从其幼年起就由同一名哥萨克训练它。因此哥萨克能了解这匹马的所有特性并训练它了解自己的主人。哥萨克会抚摸它,奉承它,对他吹口哨和唱歌,也会把自己的心事告诉它。在战斗中,马是哥萨克的伙伴,它把哥萨克带到远处,带到战场。马分享着哥萨克的快乐和悲伤。哥萨克十分信任和爱护自己的马,马对主人的意愿也十分敏感。哥萨克从不忽视他的马,如果只有一块糖,马会得到它。如果只有仅够一个人吃的面包,他会让马先吃;如果只有一口水,哥萨克自己也很渴,他会把水给马喝。因为哥萨克对马的这种特殊的训练和照顾,马在战场上也从不会离开它的主人并会为主人战斗至最后一口气。同样,当马受伤时,哥萨克会悲伤地叹气,当马死去后,他会愤怒地咆哮。

  骏马、军刀和烈酒,哥萨克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三个伙伴,陪伴着哥萨克走过那戎马倥偬的一生。

  (文章内容来源于:龙之媒马文化)

哥萨克东欧骑兵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