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熊体育:CBA重启,谁说了算?

懒熊体育:CBA重启,谁说了算?
2020年03月13日 11:20 CBA综合
CBA何日能重启 CBA何日能重启

  来源:懒熊体育

  已经因疫情停摆一个多月的CBA联赛,正计划在4月初重启。据懒熊体育得到的消息,CBA联盟已经将联赛重开时间初定在4月2日,比赛考虑暂停主客场对阵采取赛会制,将20支球队集中到一到两个城市(一南一北),空场进行比赛,通过电视和互联网直播提供给球迷。

  根据懒熊体育了解,理想情况下,20支球队将根据现有战绩蛇形排列分为两个赛区,每个赛区组织10支球队打完剩余的16轮常规赛,这也意味着原有赛程中的比赛时间和对手都将发生改变。另据国内多家媒体及知名媒体人报道,目前在候选城市的选择上,青岛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意向的地点,其硬件配置具备封闭比赛的基本条件,佛山则是另一个候选城市。如果CBA联盟无法同两个城市都达成共识,也不排除将所有20支球队集中在一个城市比赛的可能。

  要实现在4月2日开赛,根据现有隔离政策,所有参赛队需要在3月18日之前抵达参赛城市,完成为期14天的隔离。从这个时间节点上看,留给赛事组织筹备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。同时联赛也要面对实操层面的诸多挑战。

  首先是人,也就是球员集结的挑战,尤其是外援。

  绝大部分球队的现有外援都在美国,按照国内目前的隔离政策,这些人从国外回来首先就要隔离14天,到确定的比赛城市还需要再隔离14天,这样算下来已经赶不上前几轮的比赛。外援直接去比赛城市是一个解决方案,但目前城市还没确定,行程无法确定,什么时候飞、飞到哪,都需要俱乐部周密考虑。

  另据懒熊体育了解,有个别球队现在整队仍在国外训练,他们的返程跟外援一样面临考验。

  第二个挑战就是举办地问题。

  从实际执行角度来讲,“赛会制”减少了主客场制舟车劳顿、容易感染的问题,空场比赛又最大程度上避免了人群聚集,但当下的疫情防控条件下,组织一个10支或者20支球队、几百人参加的赛会制比赛,对于任何一个承办城市而言都需要承担不小的压力和挑战。

  承办城市不但要提前准备好足够容量的接待地点和比赛场馆,规划交通动线,还要考虑这些外来人员的“隔离”,以及群体性聚集等问题。具体到比赛,哪怕现场没有观众,场地服务、安全保障、赛事转播、卫生后勤等工作都需要一定数量的人员参与,也难免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人员聚集。这势必需要当地公安、卫生系统的大力支持,才能保证整个项目的秩序以及疫情下的安全。

  第三就是俱乐部的协调,比赛调整涉及他们的具体利益。

  集中起来打赛会制比赛,各俱乐部也要面临不少现实问题。首当其冲的便是安全和责任的问题,尤其是那些运动员和当地体育局关联紧密的球队,是否能够带队出去打比赛,并不是俱乐部可以单方面做主的事情。

  一家CBA俱乐部的管理人员告诉懒熊体育,为了安全,全队一直都在训练基地封闭隔离,俱乐部工作人员也无权进入基地,哪怕春节回家的球员想要归队,也要进行严格的隔离和审批手续。在疫情还没有解除的情况下,说服体育局允许球队出门比赛,并不容易。

  与此同时,以赛会制空场比赛的模式重启CBA联赛,尽管对于联盟整体收入和履行赞助商合约有重要意义,但对单个俱乐部经济上刺激不大。

  正因为如此,个别球队对最新的重启计划反应不是很积极。他们更希望等待疫情进一步好转乃至结束,在主场进行正常比赛或做下一步选择。

  春节前,2019-2020赛季CBA进行了30轮常规赛,在不压缩场次的情况下,常规赛还有16轮160场,季后赛三轮七场四胜制的比赛,最少需要打12轮而最多将要打21轮。因此,本赛季剩余比赛轮次在28到37轮之间,如果按此前一周三赛的比赛密度,大约需要9到12周的时间打完全部比赛。也就是说,比赛将持续到6月中旬甚至6月末才能全部结束。

  然而,中国男篮在6月24日开始还有东京奥运会落选赛的任务,国家队需要时间集结备战。从这个角度看,联赛即使恢复,日程恐怕也要面临一定程度的压缩。在联赛持权转播方之一“腾讯CBA”3月11日微博发布的信息显示,若联赛在4月初重启,剩余常规赛计划在5周结束,季后赛待定。全部赛季在5月底或6月初结束,为国家队预留备战奥运落选赛的时间。如果按此计划,季后赛总共只有20天左右的比赛时间,若前八名参赛,每轮对决可能要采取三战两胜制才能打完。

  尽管困难重重,对于CBA联盟来说,重启联赛迫在眉睫,事关CBA未来几年的长远发展。

  2019-2020赛季被称为“CBA2.0”元年,设计的一系列改革试图提升联赛影响力和商业价值,从前半程的表现来看,各方面也确实取得了进步和突破。与此同时,这个赛季也是联赛价值升级的重要一年,许多赞助商此前签下的合约都会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,联赛在新商务周期面临不小的商业开发压力。(相关链接:CBA迈入2.0时代元年,赛制改革,商业化提速)

  当下,联赛因为疫情中断,CBA联盟对于赞助商和版权购买方面临着巨大的履约风险,如果不能通过合理方案将剩余联赛执行完,不但本赛季将面对一定的直接经济损失,甚至在未来的赞助签约上也会陷入被动的局面。如果影响了整个下一商务周期的赞助开发,将对联赛发展产生较长期的不利影响。

  另一方面,如果本赛季草草结束,在球迷关注和媒体曝光方面也会受到巨大影响,联赛的影响力和球迷忠诚度等方面同样会遭遇损失。

  而由于赛季已经结束一大半,加之6月底奥运会落选赛的存在,CBA没办法像中超一样有更多时间等待疫情结束,将重启比赛的时间推迟到5月之后,被迫要在尽快复赛的方向上进行艰难抉择。然而,在现实中,联赛重启是个极为复杂的工程,很多方面的决定权并不都在联盟自己手中。

  去年中国男篮折戟世界杯之后,各方都在反思中提出了众多改革方案,联赛是其中的核心纽带。但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,“CBA2.0”一开始便站在了十字路口。综合来看,在现有情况下推动联赛在4月初重启,需要CBA联盟极有技巧性地平衡各方利益,也需要各方更多的智慧和决心,才可能排除实际执行中的各种困难,达成既定目标。

  CBA给这赛季定的口号是敢梦敢当,敢梦,是热爱和决心,敢当,需要大家一条心,方能共度难关。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