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建接收辽足让人想起7年前往事 为何阿尔滨不行

城建接收辽足让人想起7年前往事 为何阿尔滨不行
2020年03月13日 11:48 国内足球综合
当年一幕 当年一幕

  文章来源:贝克足球

  揭秘前日坊间纷传,辽足濒临破产解散,将和中甲的沈阳城建(上赛季中乙冠军)合并,沈阳城建将会承接辽足全体队员和梯队。

  对此,沈阳城建投资人庄毅说:“有关沈阳城市建设收购、合并辽宁宏运的传闻,网上的说法并不属实,因为此前没有任何一家媒体采访过我。另外,按照中国足协的有关规定,两支球队合并是不可能完成的。作为俱乐部的投资人,我一定会按照足协的规则办事。”

  虽然沈足合并辽足难度巨大,但作为老辽足的一员以及辽宁省足协主席,庄毅感叹,他有很深的辽宁足球情节,如果形势需要,他愿意扛起辽沈足球的大旗。

  不论此番意向能否成行,这个操作让人想起七年前的大连,很多大连球迷也在控诉“委屈”:为什么七年前垮台的大连实德和大连阿尔滨合并不得、而今天辽足和沈足就可以合并?

  关于这段历史,小贝不妨和大家聊聊。

  之前我们写赵本山的东北往事里面提到,2012赛季之初,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就被突然拿下,进去了。几乎同一时间,其“盟友”王立军也被免去重庆副市长职务,这让大连实德在赛季初就引起中国足协关注,早早告诫过大连足协“密切关注实德俱乐部和大连球迷,不要让武汉光谷的悲剧重现”。

  推荐阅读:赵本山的东北往事

  早在2012年之前,就有实德俱乐部的中层人士对外指出:“以前主场比赛经常有副书记、副市长赛前看望球队,徐总就拼命把成绩做上去。但后来领导不重视足球了,连体育局长都不去看球了,徐总对足球的热情也骤然降温。”

  时任实德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也透露,徐明后期几年已经基本不怎么管俱乐部,“在公司都很少见到他,他不坐班,基本上都在北京和国外。”

  中国足协那时考虑的是大局,包括赞助商对中超形象的评估。彼时万达集团的资本已经进来,中超联赛的商业形象绝对不能因徐明和他的实德而受污。

  同时注意时局,2012那个年份之特殊……所以,中国足协和体育总局对实德问题高度重视,社会维稳压力其实很大的,大连赛区那一年的安保比2011赛季直接提升了一级。

  从2012上半赛季开始,大连实德就存在欠薪,一直到7月份大连市政府通过大连银行的赞助(其实就是行政款)拨下来,才解决了一点问题。

  这个时候,市长李万才,找到了大连阿尔滨,即财大气粗的赵明阳。当时敢碰实德的企业并不多,毕竟属于前朝“乱臣贼子”的政治遗产。

  加上1999年明和王健林签的协议“大连实德绝不离开大连”,能接盘的就更少了。

  其实赵明阳倒是愿意承接实德的,之前已经买了于大宝、凯塔、罗申巴克,如果能够再拿下实德队的一帮实力派且是大连籍的球员,那么本就在2012赛季排名第5的阿尔滨,2013赛季叫板广州恒大的底气就更足。

  还有一点,当时实德的债务是欠大连银行,阿尔滨如果能收购实德,既让队伍留在大连,也让银行贷款变得安全、有着落。

  同时更重要的是,实德尽管政治地位下滑、经济实力受挫,但是文化号召力依然鲜活,阿尔滨整个赛季的票房收入200万,实德的主场仅一场大连德比就进账80万。

  因而,收购实德将增强阿尔滨在大连本土的“历史血脉认同”。这东西在大连人民心中是刚律,涉及到一支球队的“法统性”。

  所以大连市政府和大连足协积极推动阿尔滨去收购,赵明阳也在媒体提问“为何收购实德”时,鬼魅一笑:“中国的事儿你们还不懂?”

  当年9月,某位大咖轰然倒地,作为往日根据地的大连,整座城市的气氛愈发阴冷,对实德集团和实德足球队的处理也进入了快车道。

  不过,在“继承”方面,赵明阳在内心深处是不太愿意和实德的光辉历史挂钩。他公开表示过:“实德那八个冠军奖杯,应该放在大连市博物馆里,而不是阿尔滨的荣誉室”。

  时任阿尔滨俱乐部总经理的李明也说:“八颗星不用绣在衣服上,早就绣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了。” 这种观点明显是赵明阳董事长授意,包括迟尚斌、徐弘都如此对外表达。

  所以阿尔滨方面的意见是,收购实德,包括一线队+梯队+实德训练基地,总价3.2亿人民币。然后将实德销壳,八冠王尘封历史。同时给出承诺:大连实德所有队员都不会失业,阿尔滨全部要了,工资待遇全部重签。

  2012年11月底,在大连足协主持下,阿尔滨官宣收购,轰动连城。

  然而!就在所有人都准备迎接新时代时,中国足协突然半路杀出,叫停了这桩收购案,同时表示不会给实德转去阿尔滨的队员办理新赛季的注册!这就把阿尔滨方面给整懵了。

  中国足协负责这个案子是马成全和张剑,12月初召集实德、阿尔滨、大连足协三方来北京会谈。

  马成全的意思是,一家俱乐部不得收购另一家俱乐部,也就是防关联关系,这条例早在2010年就写进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准入规定》了。

  阿尔滨当然不同意:2007年上海联城与上海申花合并,联城投资人朱骏成了申花老板,并将联城的球员带到申花,为什么这次大连就不行?

  推荐阅读:朱骏的沪上岁月

  马成全的解释是:联城是先将自己注销,然后朱骏再去掌握申花股权,2007年时,足协规定如果俱乐部解散、破产或解体,运动员两年内还属于原俱乐部。即便转会也要从原俱乐部走。这样朱骏就可以将联城球员带到申花——可是,国际足联在2007年后进行了章程修改,规定一旦有俱乐部破产、解体,那么球员立刻变为自由人,会被推入转会市场,阿尔滨想签实德这帮队员,就只有“5+3”的名额。

  对此,阿尔滨和大连足协怒不可遏,质问那阿尔滨1000万收购毅腾U17梯队(2012年U17全国联赛小组第一,队中3名国少)的时候,你们咋没揪着不放??

  马主任两手一摊:“那也不是职业队,也没签职业合同” 

  阿尔滨代表又怒问:“今年恒大7外援你们不是开后门了?这回给我们不能开个后门?非要抠字眼,那实德这帮人失业半年、没球踢,你们养?”

  马主任没有回答。

  中国足协内部其实是存在对八年前实德集团掀起“G7革命”的不满的,那次风暴直接终结了时任足协掌门人阎世铎的政治生命,让这位“2001十强赛出线总指挥”的仕途晚节不保。

  这便让足协中许多阎世铎的嫡系势力,对大连方面始终抱有敌意。而大连方面和中国足协其实也一直不太对付,七年前的事端也只是一次矛盾的集中爆发。

  除了2004年的“G7”,早在2001赛季大连实德与沙特球队争夺亚洲优胜者杯时,在明知实德很重视这座冠军的情况下,国足、国奥、国青连续增招实德十人,最后实德2-4输球,屈居亚军。

  那一年的实德是联赛+足协杯+九运会+超霸杯的“四冠王”,如果能拿下优胜者杯,就能比肩那一年同样在欧洲斩获“五冠王”的利物浦,这对于大连这座城市是绝对的荣耀。

  所以,当足协在2012年为了保障广州恒大打亚冠、而给恒大方面7外援待遇时,大连球迷和大连足球界是非常不屑和恼怒的,这也给2012年底双方的冲突埋下了伏笔。

  在大连足球界看来,中国足协是“不识知恩图报”,因为在2012赛季中期正是阿尔滨出手牵线,让大连银行等资本注入实德,保证了实德队在赛季中期“不出事”,这等于是帮了足协一个大忙(2012年政治氛围之高压,不亚于2019年),结果到头来,你足协却又在收购一事上刁难我阿尔滨。

  然而,这次冲突,足协的态度相当之强硬,要求必须实德先注销,阿尔滨再收购;但阿尔滨坚持先收购,并保证收购完成后一定会把实德注销,不会“关联”的。

  中国足协不为所动,对于诉求置之不理。

  最终,大连阿尔滨损失惨重,连同收购费用3.2亿、承担债务和已经支付给一帮实德队员的前期工资(以为板上钉钉,两队早就混在一起冬训),超过7亿人民币打了水漂,这也间接造成了阿尔滨后续的资金不济、直至撤退。

  2013年冬窗,阿尔滨只能硬着头皮按照“5+3”引进新援,“5”是于汉超、陈涛、杨博宇、李学鹏、张翀,“3”是孙国文、赵学斌、张振强。

  而包括赵宏略、李志超、王选宏、阎峰、闫相闯、吕鹏等徐弘教练组钟情已久的实德队员,悉数无缘阿尔滨,且还陷入半年无球可踢的境地。

  这次事件,重创了赵明阳和他的阿尔滨,同时也进一步激化了大连方面和中国足协的矛盾,打击则是接踵而至:2013年2月19日,刚刚上任的阿尔滨主教练徐弘,被中国足协禁赛5年,是当时假赌黑审判罚处的58人中唯一一名在职教练。

  2012赛季尽管斯塔诺执教的阿尔滨下半程战绩排名中超第一,不过大连方面早早开始部署阿尔滨+实德合并计划时,就希望合并后由一位大连本土人出任新球队主帅,这也是增强球队本土化的诉求。

  除了徐弘,当时阿尔滨组建的整个新的教练班子都带着浓厚的大连本土色彩:领队兼总经理为李明,助理教练为石磊和李国旭,守门员教练是韩文海——石磊和韩文海都是前大连万达和大连实德的主力,曾与徐弘、李明等人一起缔造了大连王朝。在2009、2010赛季,他们也在实德辅佐过徐弘。

  结果,阿尔滨雄心勃勃的“大连本土帮崛起计划”,就这么被中国足协一纸禁令,报复性地掐灭了。

  徐弘指导当时非常愤怒和不解:“当年的事儿,是俱乐部要求的,跟我个人有啥关系?我这么多年一分黑钱也没收过!足协难道不知道?”

  2013赛季,阿尔滨依然排名第5,没能进入亚冠;2014赛季,阿尔滨29分惨遭降级。

  后来发生的事儿,我们在写王健林重出江湖的文章里也差不多铺开了。

  推荐阅读:王健林的足球江湖

  总而言之,客观中立地说一句话:大连(足球)从未负于时代,但是时代的动荡,却深深地伤过大连(足球)。

  祝福大连,祝福辽足,祝福东北。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